<strike id="fjn1z"></strike>
<span id="fjn1z"></span>
<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trike id="fjn1z"></strike>
<strike id="fjn1z"><i id="fjn1z"><del id="fjn1z"></del></i></strike><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pan id="fjn1z"></span>
行業新聞
  • 新時代出版企業如何轉型升級
  • 來源:2017年10月31日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網/報打印收藏
  •     【核心閱讀】

        當前形勢下,出版企業還是要全身心把紙質出版做大做好做強,在此基礎上方可有條不紊地推進出版與新技術、新媒體的融合發展

        出版企業要真正做到轉型升級,首先推動的是做書理念的轉型升級,切實樹立“為讀者做書”的理念,更要始終秉承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出版企業一方面要做好內容儲備,扮演好各平臺優質內容提供者的角色;另一方面要發揮好人才效能,培養綜合型素質人才,在數字化時代與時俱進地創新工作舉措

        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讓出版業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出版業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轉型升級成為新時代出版企業的必然選擇。關于轉型,討論的話題層出不窮,如數字出版、大數據、知識付費服務等。在眾多的可能性中,大家更看好出版企業的數字化轉型。

        出版企業當然要把握數字化、網絡化等技術變革帶來的全新發展機遇和發展空間,但數字出版難道是出版企業轉型升級唯一的出路?在缺乏清晰發展方向和盈利模式的情況下,出版企業需要結合自身特點,對出版轉型升級進行更深度的思考、探索和嘗試。

        內容是出版企業核心競爭力

        《2016年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顯示,“數字出版繼續保持高速增長,對全行業營業收入增長貢獻超三分之二。”數字出版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720.9億元,占全行業營業收入的24.2%,對全行業營業收入增長貢獻率更是達到67.9%,增長速度與增長貢獻在新聞出版各產業類別中繼續位居第一,已成為拉動產業增長“三駕馬車”之首。兩相比較,圖書出版全年營業收入832.3億元,利潤總額134.3億元,體量小且增長緩慢。

        細化到出版業態,傳統的紙質出版之外又萌發了很多新的出版形態。譬如“知識付費”概念,作為內容產業的新風口,應該也是數字出版的范疇。從分答一夜之間點燃知識付費開始,到知乎、得到、喜馬拉雅“三駕馬車”格局的初步形成,短短一年多時間,知識付費行業快速成形。按現有數據估算,2016年年底,主要知識付費平臺的付費用戶已經接近5000萬人。對于這一內容出版形態的發展前景,華菁證券2017年知識付費報告中給出了一個估算數據,2020年知識付費收入規模有望達到320億元。而作為傳統產業的圖書出版業有一個關鍵的數據——2016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總規模701億元。兩相比較,一個新出版業態居然能夠有如此巨大的預計產值,可見內容與技術的融合來勢兇猛,出版企業必須高度關注。

        在多方因素推動下,目前不少大出版集團都把數字化戰略作為首要的發展目標來抓,或斥資收購網絡游戲公司,或兼并重組在線教育公司,或自籌資金搭建內容資源庫、題庫、在線聽書、在線閱讀等各種數字出版平臺;還有為數不多的專業類出版社或自籌資金或申請巨額政府資助進行數字化建設。

        復旦大學剛做過一次大批量的人群調查,結果顯示,當前25歲以上人群獲得知識的主要途徑還是讀書,預計紙書還有30年的主導地位。從這點出發,我們還是應該客觀地認識網絡的作用和地位,讀者短時間內未必會全盤接受數字出版。更何況出版從業者的理念思維轉變需要時間,技術和內容的有機融合更需要磨合。

        現在可以判斷的是,出版業中的紙質出版和數字出版,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必然是并行不悖的,未來誰占主流也不可輕易下結論。因此,在具體發展路徑還遠未明晰的情況下,出版企業前進的步伐還是要穩重,在追求內容與技術融合時,必須根據自身特點有所側重,要堅持把內容生產放在第一要位。從嚴格意義上來講,數字出版的本質和紙質出版沒有什么區別,唯一不同的是,數字出版,比如電子書、音頻書,乃至更為廣義的電子游戲,都是為內容的呈現提供了更為豐富更為便捷而又各具特色的載體,如同紙是紙質書的載體。數字出版可以說是另一種形態的紙質出版,載體由“紙”拓展到“屏”“音”。

        內容創新是轉型升級根基

        查閱《2016年度國際出版趨勢報告·中國分報告》,我們可以看到數字出版營收的細分情況:數字報紙收入9億元,互聯網期刊17.5億元,電子書52億元,博客類應用收入約45億元,在線音樂61億元,網絡動漫收入155億元,移動出版收入1399億元,網絡游戲收入約827億元,在線教育收入251億元,互聯網廣告收入約2902億元。

        繼續細究的話,剝離網絡游戲等營收數值后,在一個更為細化的出版領域中,已經呈現出了平臺化的競爭態勢,亞馬遜Kindle、得到、喜馬拉雅、掌閱、多看、百度云閱讀、豆瓣、當當、京東、網易云閱讀、知乎等數字平臺匯聚了海量內容資源,也在數字出版的產值中占據了最大份額。紙質出版企業在技術層面無法與上述平臺抗衡,雖然目前有很多出版集團在自建平臺,但運營情況都沒有達到預期目標??陀^講,我們現在更多的還是需要和這些直面用戶的新平臺進行合作,通過內容資源與技術平臺的相互借力,來為數字出版這樣一個蓬勃發展、經濟收益又如此巨大的產業作出貢獻。

        在數字化時代,大多數圖書出版社的角色定位依然是內容提供者,通過不同的載體提供經編輯加工的優質內容。這是我們的根基,始終不可動搖。目前,全國580多家單體圖書出版社各自的營收大部分都還依托于紙質出版。真正擁有龐大出版資源,藉此在各種載體的數字出版活動中獲取豐厚經濟收益的,畢竟是屈指可數的幾家。究其原因,主要是國內絕大多數出版社建社的歷史都比較短暫,包括品種規模和編輯人才資源在內的出版體量普遍瘦小,內容資源的積累依然相當薄弱。

        從出版角度來看,內容的編輯是一門憑借智慧的手工勞動,每一篇文字必須經過編輯逐字逐句審讀加工后方可出版。面對各種新技術、新平臺、新趨勢,面對勢在必行的出版轉型升級,出版企業必須求變求新、主動變革,但這種改變不應過于強調出版載體的數字化變革。

        作為出版人,我們需要繼續發揮聰明才智,進一步把內容創新作為出版出奇制勝的法寶,從內容集聚、圖書營銷、渠道建設等出版工作的方方面面下苦功、謀突破,聚合更多優質的有價值的內容。我們要有這樣的意識,紙質出版還遠未到消亡的階段,在當前形勢下我們還是要全身心地把紙質出版做大做好做強,在此基礎上方可有條不紊地推進出版與新技術、新媒體的融合發展。

        從理念到營銷的轉型升級

        出版企業要真正做到轉型升級,首先推動的是做書理念的轉型升級。市場發生了變化,讀者需求也發生了變化,“埋頭做書”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出版企業必須轉變觀念,切實樹立“為讀者做書”的理念,一切的編輯出版工作都不能與市場脫節,更不能盲目跟風市場熱潮。要著力培養預判意識,切實把握市場熱點,抓住市場痛點,做到用好書謀市場,用好書壘品牌;更要始終秉承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高度重視圖書質量,全面提升出版品格。唯有如此,才能在出版轉型升級中堅持住自我優勢,經得起讀者評讀,經得起時代檢驗。

        我們更要推動編輯出版工作的轉型升級。讀者對圖書產品要求的高期待,需要我們生產的圖書能夠為讀者提供優質的閱讀體驗和閱讀服務。不論是出版前端的選題策劃、內容選擇,還是出版中端的文本編輯加工、編校質量、內文版式、裝幀設計,抑或出版末端的用紙選材、印制裝訂,都必須精益求精,既要符合現有紙質出版要求,更要未雨綢繆地為內容數字化提供易操作的轉化空間,以便更便捷、更順利地實現內容在各數字渠道的展示。

        我們還要做的就是編輯、銷售人員角色定位的轉型升級。編輯要持續提升市場意識,深入市場一線走訪調研,認真傾聽讀者的心聲,考慮讀者實際需求,用心做好書出精品;銷售人員要努力提升自身素質及學養,真正愛書懂書,增強對各渠道的服務意識,把業務做精做細做到位。隨之而來的,必然就是出版企業內容營銷、圖書銷售的轉型升級。

        出版企業一方面要做好內容儲備,扮演好各平臺優質內容提供者的角色;另一方面要發揮好人才效能,培養綜合型素質人才,在數字化時代與時俱進地創新工作舉措,發揮主動性和積極性,以契合互聯網時代讀者的閱讀喜好為原則,進一步培養好自己的“信仰讀者”。這其中有兩個關鍵點:一是發力渠道建設。出版行業正在發生巨大變化,與此相關的圖書產品銷售渠道迫于自身的生存發展所需,也正進行根本性的轉型升級,朝著多元經營的方向發展。無論是網絡渠道還是實體門店,對圖書產品的流通、陳列都構成了嚴峻的挑戰。我們既要鞏固既有的傳統渠道,更要挖掘更多互聯網新平臺、新渠道的銷售潛力;二是豐富營銷模式,要大力擁抱新技術、新媒體,加大微博、微信、豆瓣小站等自媒體營銷力度,努力落實線上線下媒介的互動融合,深入優化圖書的運營推廣與協同傳播工作。

        不管形勢如何變化,我們始終都要堅持內容第一,質量第一,出好書第一,不能盲目地以技術驅動內容生產,將過多精力放在技術改造層面,而忽視內容生產本身。出版企業必須始終注重內容本身,集聚更多更為優質的內容資源,采用更為靈活的營銷手段,通過更為有效的銷售渠道,賦予優質內容更多的展現載體,滿足更多潛在受眾群體的個性化需求,這也許才是圖書出版社最可靠也是最佳的轉型升級之路。(作者系譯林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

  • 發布日期:2017-10-31 共8732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