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jn1z"></strike>
<span id="fjn1z"></span>
<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trike id="fjn1z"></strike>
<strike id="fjn1z"><i id="fjn1z"><del id="fjn1z"></del></i></strike><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pan id="fjn1z"></span>
行業新聞
  • 五年政策利好,出版業砥礪前行的強有力保障
  • 來源:2017年10月23日 出版商務周報打印收藏
  •     十八大以來的5年間,我國經濟社會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和進步,出版業作為一個較小的經濟社會構成元素,也在時代的大潮中不斷向前。政策為行業發展提供了基本保障和強大助推力,過去5年來,國家出臺了一系列規范與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政策,其中既有頂層設計,又有具體指導,對出版業的發展起到了統攬全局、整體協調和戰略引導的作用。

        重視閱讀,營造良好氛圍

       
    提起5年來,印象最為深刻的相關政策,不少出版人首先想到了“促進全民閱讀”和“扶持實體書店發展”。去年,是中宣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簡稱“總局”)等部門倡導和開展全民閱讀10周年。2016年1月11日,總局公布了2016年全民閱讀“十大重點”,明確將建立全國性的書香社會指標體系,督促各地要加快建立和完善全民閱讀狀況監測評估制,定期發布所轄各市縣的閱讀狀況調查報告,并將工作情況納入目標管理和考核體系。2月15日,總局起草了《全民閱讀促進條例》,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回顧5年來“全民閱讀”相關政策的發展歷程,可謂是循序漸進,蒸蒸日上。2013年3月,總局下發了《關于開展2013年全民閱讀活動的通知》,鼓勵建設“全民閱讀媒體聯盟”,全民閱讀立法工作也被納入立法工作規劃。2014年3月10日,總局下發《關于開展2014年全民閱讀活動的通知》;同年8月18日,《深圳經濟特區全民閱讀促進條例(征求意見稿)》(簡稱“《條例》”)公布,《條例》共5章28條,通過明確和規范政府在全民閱讀活動中的行為,促進全民閱讀,為市民閱讀提供更多更好的資源、產品和服務;《條例》2016年4月1日正式實施,是國內閱讀推廣領域第一部運用特區立法權制定的法規。2015年,《全民閱讀促進條例》立法工作加快,《全民閱讀中長期規劃(2015-2020)》起草完畢。江蘇省和湖北省分別于2015年1月1日和2015年3月1日出臺了《江蘇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促進全民閱讀的決定》和《湖北省全民閱讀促進辦法》。以“2015書香中國暨北京閱讀季”和“千里運河萬里書香”為標志,各地全民閱讀活動掀起高潮,其系列活動走進家庭、社區、校園、企業,營造了濃郁的閱讀氛圍。

        2014-2017年,“全民閱讀”連續四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表述上也從“倡導”逐漸發展為“大力推進”,正如鳳凰出版傳媒集團董事長張建康所說,全民閱讀被提上重要日程,組織領導不斷健全,逐漸向規范化、常態化轉變。在政策紅利的驅動下,各地方新聞出版局和出版單位抓住機遇,以地方書展、惠民書市、送書進社區、進校園等多種活動形式,切實推進全民閱讀,不負出版業傳播知識、開啟民智的使命和擔當。

        “扶持實體書店”其實也是促進“全民閱讀”的一部分,在網絡經濟沖擊實體經濟的大環境下,實體書店的生存和發展越發困難,早在2012年,杭州就出臺了《關于扶持民營書店健康發展的暫行辦法》(簡稱“《辦法》”),《辦法》規定只要是杭州市內經營兩年以上的人文類和學術類民營實體書店,都可以向杭州文廣新局申請每年最高額度30萬元的扶持資金,資金總額為300萬元。2016年6月16日,中宣部、總局、國家發改委等11部委聯合印發了《關于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簡稱“《指導意見》”),為實體書店發展帶來重大利好?!吨笇б庖姟窂耐晟埔巹澓屯恋卣?、加強財稅與金融政策、提供創業與培訓服務、簡化行政審批管理、規范出版物市場秩序等5個方面,提出對實體書店發展的全方位支持,力度空前。遼寧出版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兼北方聯合出版傳媒公司董事長楊建軍表示,“扶持實體書店”相關政策的出臺直接推動了遼寧省實體書店的轉型升級以及發行市場體系創新重構的步伐全面提速,“大型文化商業綜合體‘盛文•北方新生活’的建設、全省市縣新華書店的整合及社區和校園連鎖經營網絡的布局實現三維并拓、立體推進。”

        深化改革,增強市場活力

        2012年2月14日和2017年5月7日,《國家“十二五”時期文化改革發展規劃綱要》和《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先后出臺,從“十二五”到“十三五”,文化產業的改革之路走得越發穩健且深入,體制機制不斷創新,市場活力不斷增強。具體到出版業而言,2012年2月24日,新聞出版總署印發了《關于加快出版傳媒集團改革發展的指導意見》,這是總署首次針對出版傳媒集團的改革發展出臺專門的指導意見,共分為8個部分32條,明確了今后一個時期出版傳媒集團發展的戰略方向,提出了推動出版傳媒集團發展的指導思想、原則要求和主要目標。此后,涉及知識產權、教材教輔、“雙效”統一、“走出去”、民營書業等方面的相關政策不斷出臺,進一步規范了出版物市場環境,健康市場秩序,多元市場競爭主體,增強市場活力。

        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5年來,《著作權法》及相關法律法規不斷修訂完善。2015年9月8日,國家版權局公布《著作權行政處罰實施辦法(修訂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主要就行政處罰程序、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行政責任以及網絡環境下的版權執法等內容進行了修改。

        在教材教輔方面,5年來,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對教材教輔的重視程度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2015年8月3日,總局、教育部、國家發改委聯合發布《中小學教輔材料管理辦法》,共14條,內容涉及中小學生教輔材料的編寫出版、印刷復制、發行、質量、評議、選用、價格、監督等方面,自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今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通知,為貫徹落實《關于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大中小學教材建設的意見》,進一步做好教材管理有關工作,決定成立國家教材委員會。今年秋季開學,教育部統一組織新編的義務教育道德與法治、語文、歷史三科教材在全國所有地區初始年級投入使用。教材教輔出版的規范化管理對教育出版細分領域的影響重大。

        在“雙效”統一方面,2015年9月1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推動國有文化企業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指導意見》(簡稱“《指導意見》”)是5年來對行業影響相當深遠的政策之一?!吨笇б庖姟丰槍^分強調圖書商品屬性的現狀,提出要把圖書的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實現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相統一,這為出版業提質增效、堅守工匠精神提供了政策保障。

        在“走出去”方面,政府旨在采取更加有效的政策、更加得力的措施,加快推動新聞出版業“走出去”步伐,大力提升我國新聞出版業的國際競爭力、傳播力和影響力,加快推動中華文化走向世界。“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經典中國國際出版工程”“絲路書香工程”“中華學術外譯項目”等一批出版“走出去”資助項目近年來不斷加大資助力度,幫助解決出版“走出去”過程中遇到的資金、技術、人才問題。

        在民營書業方面,2016年6月,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的圖書“制版分離”改革被提上日程,總局將江蘇、北京、湖北等地設為“制版分離”改革試點。6月末,北京市、江蘇省均印發了相關工作方案與實施細則,正式啟動試點改革,湖北省也開始積極布局相關工作。這是對民營書業的市場競爭主體地位的進一步承認,有助于理順民營出版策劃機構和出版社的經營流程,調動出版單位的積極性,激發出版活力,提高工作效率,給出版業的發展帶來新動力。

        媒體轉型,強調融合發展

        2013年8月,國務院發布《關于促進信息消費擴大內需的若干意見》,提出大力發展數字出版、互動新媒體、移動多媒體等新興文化產業,促進動漫游戲、數字音樂、網絡藝術品等數字文化內容的消費,這為出版業乃至整個傳媒業創造了更加廣泛的需求可能。

        在21世紀的第二個10年里,互聯網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使得任何行業都難以忽略其存在和影響,對出版業來說,這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隨著行業內市場競爭的加劇,出版業與相關行業、相關領域之間的相互滲透、相互融合是一種必然趨勢。在大勢所趨之下,如何轉型升級、融合發展從實操層面上升為頂層設計。2015年4月10日,總局、財政部聯合印發《關于推動傳統出版和新興出版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簡稱“《意見》”),《意見》包括總體要求、重點任務、政策措施、組織實施共4個部分16條內容,《意見》提出,力爭用3-5年的時間,建設若干家具有強大實力和傳播力、公信力、影響力的新興出版傳媒集團。

        縱觀目前各出版集團的業務結構,無不在堅守主業的基礎上,大力發展影視、游戲、音樂、在線教育等新興業務板塊,以優質內容為根本的“融合出版”已成為行業共識。據安徽出版集團董事長王民介紹,十八大以來,安徽出版集團大力推進資源整合、產業融合,以更加積極的姿態推進融合出版。第一,加大技術研發投入,加快融合發展。如自行研發了“時光流影”一鍵成書專利、“時光圈”等產品,成功打造了“時光流影”社交網絡平臺、“時代書香”網絡閱讀教育平臺、“時代商城”電商平臺等。第二,重點突破,重塑產業鏈。如打造時代少兒文化產業子集團,積極布局嬰童市場,大力拓展游戲、嬰幼兒教育、玩具等領域,努力打造出版主業發展挺拔強勁、產業堅韌多元的新局面。

        在過去幾年中,通過“五跨”戰略——跨媒體、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跨國界,眾多出版集團成功進入到不同領域和行業,在與合作伙伴共謀未來的過程中,在多元化發展上取得了豐碩成果。最近幾年,出版集團的“五跨”動向更有針對性,更注重產業鏈條的打造,出版企業的合作意識早已不局限于國有與國有書業、國有與民營書業,而是尋求更多業外合作伙伴,以發揮不同領域的協同效應??鐓^域、跨行業、跨所有制整合的政策引導方向進一步明朗,這無疑將為出版企業未來的發展提供更廣泛的可能。在相關政策的指導下,圖書出版發行企業可以更好地以市場為目標,以資本為紐帶,創新多種業務開展與合作模式,充分把握文化傳媒領域的發展機遇。(本文編輯:路遙)

  • 發布日期:2017-10-23 共9229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