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jn1z"></strike>
<span id="fjn1z"></span>
<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trike id="fjn1z"></strike>
<strike id="fjn1z"><i id="fjn1z"><del id="fjn1z"></del></i></strike><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pan id="fjn1z"></span>
行業新聞
  • 少兒出版機構如何在版權引進與輸出中突圍?
  • 來源:2017年10月16日 出版商務網打印收藏
  •     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少兒圖書出版正在經歷一個繁榮發展的黃金階段。在全國580多家出版社中,約550家參與出版少兒圖書,其中中小型少兒出版社占比較大,還有相當多的非專業少兒出版機構紛紛涉足這一領域。少兒圖書市場一片繁榮,不僅本版原創作品發展迅猛,引進版圖書更是引起了出版機構和讀者的關注。2014-2016年引進版少兒圖書市場碼洋比重和動銷品種均呈上升趨勢,2014年引進版少兒圖書碼洋比重占總體少兒市場的34.13%,到2016年比重上升到41.20%。與此同時,動銷品種數也呈穩步上升趨勢,在2014年動銷的近19萬種少兒類圖書中,引進版圖書的比重占到26.46%,到2016年,少兒類圖書的動銷品種超過了24萬種,其中引進版圖書品種數占比近30%。

        由此可見,中小型少兒出版機構如要在這場激烈的競爭中立足、生存、發展、突圍,做好版權的引進與輸出是重中之重。

        做好參加國際書展前的準備工作

        與國內大大小小的書展、訂貨會相比,有一些具備版權交易功能的國際型書展,對于各出版機構國際化布局有重要價值,其主要作用和意義就是“版權”,即出版機構借助參展契機,盡可能發現并引進國外優秀作品,推介并輸出自己的作品,同時利用展會平臺結識全球優秀出版人和出版機構。

        世界四大綜合性國際書展



        在各類版權交易的書展上,版權方與出版方會有半小時會談的約定。這半小時很可能關乎出版方是否能以最優(最低)版稅搶得最優版權。做足功課、充分調研、做到心中有數,才能發揮參展會談半小時的最高效率。為何這樣說?

        兩大國際童書展



        首先,會展期間版權方會展示已授權樣書、可授權樣書以及宣傳樣書于展架。盡管出版機構展會前做足功課,將可授權的、有意向的圖書電子文件審讀了一遍又一遍,市場調研做得詳盡又詳盡,但圖書制作出來后的效果只有看到樣書那一刻才是最直觀的,尤其是一些有特殊工藝的童書。

        其次,版權方為將參展作用最大化,很可能會在會展期間新增一些之前未能確定版權授權時間的新樣書,其中很可能就有未來的暢銷書、長銷書。

        再次,半小時的會談時間里,翻看樣書、瀏覽新書、快速做出版權取舍決定、可授權方式的談判、給版權方報價,這一系列工作讓這半小時的時間尤為緊張

        另外,有關版權授權的內容、方式以及授權費等問題,最適宜面談。優秀圖書的版權會引得多家出版方競相提價,若出版方在會談時就能商定拍板,也就能順利避開會展后多家出版方競價的階段,以最優的版權費獲得最理想的圖書版權。

        善于在版權貿易中抓住機會

        在少兒圖書的版權引進與輸出中,各家出版機構之間的競爭實際是對稀缺資源的競爭,競爭的代價就是出版商要付出比正常狀況高出多倍的預付金,承擔出版后未能達到預期銷量的風險。在圖書市場上暢銷不衰的圖書,有的在出版之前就是各家出版社爭搶的目標。在2016年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上筆者就已經看到將于2017年、甚至是2018年出版的圖書書目了,這部分圖書的出版風險其實已經轉移到了版權引進方。這類圖書版權對于中小型出版機構來說并沒有競爭優勢。

        另外,具有較大出版規模、擁有成系列產品的國外出版商在版權輸出時,已優先與國內大型少兒出版社達成合作,比如阿歇特、企鵝蘭登書屋;或將版權統一委托給國內較大的版權代理商,比如EGMONT和WALKER。前者使得中小型少兒出版機構毫無優先權,只能消化大型少兒出版社“吃剩下的”;后者則因增加經手方,增加了出版成本且使條件越發嚴苛。

        尊重市場規律的企業要按照商業機制來做決策。避免惡性競爭,方能規避出版風險。在小中信目前引進的版權中,版稅最高的書是《小兔子睡不著》,兩三萬美元的價格換得近20萬冊的銷量,這樣的報價是在理性并科學地綜合考慮投入與產出比后提出的。參與者增多,競爭愈加激烈,造成版稅不斷提高。但業內一些所謂高達15%的版稅率、動輒10萬美金的報價,純屬謠言與噱頭。

        那么,既沒有任何的競爭優勢,又不能參與惡性競爭,中小型少兒出版機構的機會在哪里?其實,機會是均等的,它只留給有心、有充分準備、練就“火眼金睛”的人。

        以“羅爾德·達爾作品典藏”系列為例,起初并沒有很多人認識到其價值,出版者在獲得授權時沒有付出太高的成本。該系列圖書出版后,卻成為持久暢銷的熱門書。

        我國版權貿易活動起步較晚。由于版權貿易的復雜性、跨行業等特點,對從業人員素質的要求也比較高。從事版權貿易工作,須具備全方位的知識體系,除應掌握法律、語言等工具性知識外;還應當熟悉市場,具備敏銳的判斷能力以便及時準確地把握市場動向;此外,還應兼具大型宣傳的策劃組織能力,以及一定的文化修養與良好的溝通能力。

        中小型少兒出版機構在版權的引進與輸出中,不可避免地會與版權代理公司接觸。版權代理作為我國的新興行業,還處于剛剛起步的階段,因而從業人員數量不多,素質參差不齊。

        中小型少兒出版機構在版權的引進與輸出中,需要規避版權代理中的一些不規范行為,盡最大能力維護出版社的利益,避免行業內的不健康競爭。比如,依據國際慣例,版權代理費由版權方承擔,而不是像某些不規范的版權代理公司所提出的版權方、出版方同時承擔;版權代理從業人員為提升個人業績,使多家報價出版社沒有時間限定地不斷競價,產生惡性競爭;版權代理公司拖延結案時間,損害出版方的利益等。

        廣泛借助版權交易平臺

        10多年前,眾多少兒出版社的“當家”產品中引進版和公版書占比較大,幾乎沒有原創圖書。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中國已經培養出了一大批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2016年,曹文軒獲“國際安徒生獎”,更是為蓬勃發展的中國兒童文學、為原創力量注入一劑“強心劑”。

        在此基礎上,已經有許多大型專業少兒社在“走出去”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績,如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簡稱“浙少社”)、接力出版社、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等都已經在境外收購或成立分公司、分社。2016年浙少社收購澳大利亞新前沿出版社,2017年浙少社在英國倫敦注冊新前沿歐洲公司。今年9月斯里蘭卡科倫坡國際書展期間,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60本新書輸出斯里蘭卡?;顒悠陂g,斯里蘭卡的孩子們表演了兒童文學作家湯素蘭老師的經典童話《紅鞋子》《橋那邊》等4部繪本劇。近年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關注給了中國出版機構一個難得的“走出去”的契機。

        2018年中國將以主賓國身份亮相第55屆博洛尼亞國際童書展。主賓國活動將包含三個方面,一是書展本身,展位面積將增加至600平方米;二是將有350平方米的面積用來舉辦插畫展,屆時將面向全球征集華人華僑創作的插畫作品;三是舉辦相關文化活動。屆時,中國展團預計實現版權輸出700項以上。借鑒優秀少兒出版社的成功經驗,借助版權交易平臺,以國際書展為契機,堅持少兒出版“走出去”的戰略,這是中小型少兒出版機構需要堅持的發展方向。(本文編輯:余若歆)

  • 發布日期:2017-10-16 共9443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