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jn1z"></strike>
<span id="fjn1z"></span>
<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trike id="fjn1z"></strike>
<strike id="fjn1z"><i id="fjn1z"><del id="fjn1z"></del></i></strike><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pan id="fjn1z"></span>
行業新聞
  • 資本運作:五年助推和見證中國出版發展壯大
  • 來源:2017年9月28日 出版商務周報打印收藏
  •     縱觀2012年十八大召開至今的五年多時間,中國出版業在經濟規模不斷發展壯大的同時,紛紛通過產權多元化和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實現與社會資本的逐步融合。一方面,活躍于資本市場,促使出版企業進一步完善現代企業制度、提升內部管理水平、釋放市場活力;另一方面,出版企業通過收購、兼并、重組等方式形成自身競爭優勢,進一步參與到資本運營中去,為擴大市場規模,建立現代化出版傳媒集團積蓄力量。

        作為我國支柱產業和對外貿易的主要產業,在控制風險的前提下,通過資本運營實現規模的迅速擴張,是國內出版企業尋求發展的客觀要求和必然選擇。近五年來,國家相關部門出臺的幾十個支持文化產業發展政策文件,為出版企業在資本市場大展拳腳提供了支持。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發布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強調要“推動文化企業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兼并重組,提高文化產業規?;?、集約化、專業化水平”,2014年出臺的《深化新聞出版體制改革實施方案》再次為出版企業改革創新、轉型升級指明了方向。

        有了一系列政策紅利的保駕護航,我國出版企業的資本運營近年來主要呈現出幾大特點:一是各省出版發行集團依然將掛牌上市作為加快轉型升級步伐的主陣地,資本市場中的中國出版版圖初步形成;二是資本運營方式從過去單一的合作經營、參股發展成內生裂變、并購重組、戰略投資、產業融合等多樣化形式;三是民營資本和境外資本爭奇斗艷,逐漸形成“跨媒體、跨地域、跨行業、跨所有制、跨國界”的資本經營格局。

        曾有研究人員將我國出版業資本運營分為三大階段,分別是市場化的孕育階段(1978-1992年)、結構化的初級階段(1993-2002年)、國際化的發展階段(2003年至今)。由于出版企業本身的行業屬性和歷史原因,行業格局仍處于高度分散狀態,如何在這個技術突飛猛進的時代迎難而上,通過資本經營做大做強,脫穎而出一些行業領頭羊,邁入發展新階段,可從這五年的發展現狀中略窺一二。

        掛牌上市依舊是主陣地

        從2006年上海新華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新華傳媒”)借殼華聯超市上市,截至2017年9月中旬,我國出版業的上市之旅走過了整整11個年頭。10余年來,繼被業內真正稱為出版企業上市“破冰”的2007年遼寧的北方聯合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出版傳媒”)之后,2008年,安徽的時代傳媒成為國內出版業整體上市第一股;2010年,除了安徽新華發行集團控制的皖新傳媒、江西的中文傳媒、湖南的中南傳媒等國有出版發行企業IPO上市之外,民營公司天舟文化也登陸了深交所創業板。2011年,湖北的長江傳媒、江蘇的鳳凰傳媒、河南的中原傳媒等相繼上市。

        此后的很長一段時間內,相關部門暫停IPO,也使得甘肅的讀者傳媒、中國出版等出版企業的上市之旅“一波三折”。從2015年開始至今,青島的城市傳媒、讀者傳媒、廣東的南方傳媒、四川的新華文軒(回歸A股)、中國出版、中國科傳以及“民營巨頭”新經典、“數字出版第一股”中文在線、世紀天鴻紛紛上市。出版上市企業從十八大之前的10家增加至19家,再次掀起國內出版企業的“上市潮”。此外,吉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山東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北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已列入證監會預披露名單,出版上市企業的數量有望在不久的將來繼續增加。

        最近五年來,市場化運作激發了這些國有控股出版企業的活力,營業收入方面,長江傳媒、中文傳媒、中南傳媒和鳳凰傳媒四家分別進入百億俱樂部,進一步向國際化出版傳媒集團邁進;梯隊實力拉開差距,大地傳媒、皖新傳媒、時代出版、新華文軒以及南方傳媒處于第二梯隊,競爭加??;而像民營企業出身的天舟文化、中文在線、新經典雖然在規模上很難與國有控股的上市公司相提論,但依托自身在內容資源、技術、機制方面的靈活運轉,為出版行業注入活力。

        同時,隨著2013年底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新三板)的對企開放,許多出版企業也將其作為融資、估值的新通路。民營出版公司主要看重資本支持和發展機會,國有出版社則是以吸收民間資本、接受市場監督、引入市場化管理為目的掛牌。在與出版業相關的幾十家企業中,基本上都在某一細分領域占據舉足若重的地位,如北京昊福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長于教輔出版、榮信教育文化產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立體書出版的先行者。

        并購重組“內外兩條腿”

        近年來,融合發展的口號不絕于耳,出版業合縱連橫的步伐也不斷加劇,通過優化結構、調整布局來整合產業資源,做大做強。其中,既包括出版企業通過全資或出資的方式收購國內相關企業,也涵蓋了中國出版倡導“走出去”背景下,中國出版企業在海外的謀篇布局。

        國有出版企業“聯姻”民營出版公司,是實現資源有效配置的一種有效途徑。2012年底,中南傳媒對價并購中南博集天卷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彌補了其在一般圖書方面的業務短板,堪稱混合所有制經營的翹楚。2014年,皖新傳媒入股民營財經出版公司藍獅子,發力數字出版產品及出版服務,而后掛牌新三板后的藍獅子著力發展普通出版、企業出版、數字出版、自媒體、讀書會和講師培訓六大業務板塊,助力皖新傳媒轉型升級。同年,中文傳媒斥資26.6億元,收購游戲公司北京智明星通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該公司業務一路高歌猛進,成為中文傳媒的重要增量。

        除了上市公司之外,一些出版機構業也邁開了重組并購的步子。2015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看好上海九久讀書人文化實業有限公司在國外童書出版資源、創意策劃能力和市場運營能力等方面的優勢,一舉收購上海九久讀書人文化實業有限公司,將其打造成該社的上海子公司。

        2014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啟動“絲路書香工程”,出版企業踐行“一帶一路”戰略,出版“走出去”逐漸從產品“走出去”、版權“走出去”升級為資本“走出去”。在上市公司和出版集團方面,鳳凰傳媒于2014年、2015年先后斥資8000萬美元收購美國出版國際公司(PIL)、注冊成立鳳凰美國控股公司,鳳凰傳媒國際化轉型的決心可見一斑。安徽出版集團也“野心”不小,先于2013年在波蘭建立時代•馬爾沙維克集團,開辟了中國出版企業在東歐國家投建的第一家“走出去”文化實體;后于2015年,旗下安徽美術出版社與澳大利亞ATF出版社共同投資設立“時代亞澳公司”,并進一步成立“時代—澳大利亞國際出版商合作聯盟”。此外,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于2014年、2016年先后收購澳大利亞視覺出版集團(Images公司)和英國ACC出版集團,青島出版集團全資收購日本渡邊淳一文學館會社,中信出版集團宣布將在日設立合資公司等等。

        二胎政策和全民閱讀的東風,為瘋狂生長的少兒出版添柴加薪。許多少兒出版社都加快拓展海外市場,力爭取得版權貿易和文化交流的新突破。率先搶占海外橋頭堡的是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簡稱“浙少社”),在2015年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BIBF)期間全資收購澳大利亞新前沿出版社。在這個海外分公司進入運營正軌,并開創了“國際同步出版”新模式后,浙少社于2017年在英國倫敦注冊新前沿歐洲公司,正式進軍歐洲市場。接力出版社建立埃及分社、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簡稱“安少社”)與黎巴嫩數字未來公司注資成立合資公司、明天出版社在英國成立合資出版社,專業少兒社積極探索“造船出海”“走出去”的新模式。

        內生裂變延伸產業鏈

        如果說并購重組是外延式擴張,那么通過子集團、分社、分公司的自我裂變就是出版企業內涵式發展的結果,通過“外延+內涵”加快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的融合發展,加快產業化、集團化、品牌化、國際化、資本化,重塑企業邊界,就是出版企業的最終目的。

        近年來,頻繁試水“子集團”的多以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少兒出版機構為主。長江少年兒童出版社(集團)有限公司在2014年初正式亮相,該集團以長江少年兒童出版社、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為主題,聯合江尚風炫(上海)動漫有限公司、上海安柏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等異地、多領域資源,致力于從少兒出版內容提供商向少兒文教提供商和服務商轉型。該集團旗下武漢愛立方兒童教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掛牌新三板,成為國內首家掛牌新三板的同業公司。同年12月,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宣布成立,下屬北京天下童書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等5家全資子公司和一家合營企業北京麥克米倫世紀咨詢服務有限公司。2015年,出版皖軍安徽出版集團組建時代少兒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時代少兒”),致力于形成以合肥為中心,輻射京滬并向海外延伸的少兒產業發展格局,成為全國首家以出版為主體的跨國少兒文化產業集團。

        同樣是為了推進向出版服務商轉型,地方首個教育出版集團“浙江教育出版集團”于2016年組建成立。而早在前一年,浙江教育出版社還成立了北京浙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依托地域優勢,打造學術專著、開展教師教育培訓、開展主題出版等重點項目的策劃工作等。據悉,河南大象出版社也正在積極籌備集團化,又一大教育出版集團呼之欲出。

        通過開拓異地橋頭堡聚攏資源的方式由來已久,如中文傳媒、新華文軒等早已在京設立分社或出版中心,如商務印書館、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等更是在全國設有多家分支機構。但近兩年來,在出版資源集中地建立分社或分公司這種方式依然熱度不減,有的出版企業甚至向細分領域出版資源集中的二三線城市擴張。

        其中,京滬兩地依然是必爭之地。湖北教育出版社于2015年并購北京新華君暢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北京時代華暢文化有限公司,將中小學生教育類讀物的出版發行作為核心業務同時拓展教育咨詢和教育培訓業務。2016年,中信出版集團成立上海中信大方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知名出版人施宏俊擔任董事長,正向著“三年內做到文學第一”的目標一路狂奔。

        而在二三線設立站點的情況大多是與當地政府、媒體或高校有相關合作機會,尤其以教育類出版社的需求旺盛。2013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和陜西人民出版社合作成立了陜西西北人教玉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立足陜西,輻射西北各地;同年,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3設立的柳州分社主要圍繞柳州經濟社會發展急需的方面策劃產品。2014年,教育科學出版社臨沂分社在臨沂大學成立,南京大學出版社湖南理工學院出版中心成立,現代教育出版社建立唐山分社。此外,2015年,國防工業出版社和濟南出版社在濰坊設立分社,河南人民出版社漯河分社在漯河日報社揭牌,江西人民出版社九江學院成立分社?!?br />
        戰略投資玩轉資本市場

        不論是IPO上市還是掛牌新三板,抑或是戰略重組,跨國、跨地區開疆拓土,不難發現,通過集團化、規?;?、資本運營等手段加快發展已經逐漸成為國內出版企業的共識,而從具體方式上來看,升級投資方式也勢在必行。

        以各大上市公司資為例,紛紛設立財務公司、投資基金,有意識的從粗放的財務投資向理性的戰略投資轉變。2015年,中南傳媒宣布擬建傳媒板塊首家基金公司,同時聯手瀟湘資本首期欲推出規模5億元的泊富文化產業投資基金。2017年,中文在線擬1億元設立中文在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進行股權投資、投資管理、資產管理等業務。南方傳媒也宣布其全資子公司廣東南方傳媒投資有限公司設立南方傳媒產業并購基金,用以將挖掘文化、電子、互聯網產業領域潛在投資機會。時代傳媒已通過設立專項基金的方式投資“懶人聽書”,目前正在推進發行股份購買江蘇名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股權的資產重組事項;此前,安徽出版集團先后參股的讀者傳媒、華安證券、東方證券、貴陽銀行陸續上市,為集團和上市公司帶來了豐厚的投資收益。

        在融合發展的大背景下,無論是出版集團,還是出版機構,都不斷加大在數字出版、在線教育、影視、游戲等新興業務領域的布局。

        在數字出版和在線教育方面,2015年皖新傳媒不僅斥資1億元投資在線教育網站滬江網,還募集資金“智能學習全媒體平臺”和“智慧書城運營平臺”兩個項目。同年,天舟文化擬使用自有資金出資1.7億元投資北京決勝網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加快在互聯網教育領域的布局。中文在線旗下全資子公司中文在線教育集團有限公司2015-2016年先后宣布投資JOINGEAR LIMITED,總投資金額達到3160萬美元。2017年,時代少兒收購北京徑成英教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51%股權,進一步完善時代出版在教育培訓板塊的產業布局。中文傳媒與智明星通核心團隊發起成立了新媒體基金,用于孵化移動互聯網教育平臺。

        在影視和游戲領域,出版企業成立合資電視臺、投資運營電視節目、開發電視頻道等延伸產業鏈方式不一。如人民交通出版社自主策劃出品了大型紀錄片《中國港口》;中南出版傳媒與湖南教育電視臺共同出資設立了湖南教育電視臺;金盾出版社創辦的金盾網絡電視臺已于2014年開播;遼寧出版集團也在發力孵化和培育大耳娃魔法帝國、小布老虎影視、西游主題開發等出版衍生產業。

        隨著政策放開,民營出版表現愈發活躍,除了與國營出版企業“聯姻”之外,頻頻接受資本拋來的橄欖枝,但大多資本或公司是看好民營出版在內容IP上的巨大潛力。2016年,A股上市公司中南文化4.5億元收購北京新華先鋒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成為我國民營書業歷史上交易額最高的一起收購。作為中國民營書業的翹楚,北京磨鐵圖書有限公司一直被資本青睞:2008年獲得深圳基石創投5000萬元投資,2010年獲得第二輪融資1億元,2017年該公司完成3億元左右C輪融資,估值近45億元。同年,上海讀客圖書有限公司獲1.28億元A輪融資,估值20億元。像新經典這樣憑一己之力登陸A股也體現了民營書企的蓬勃生命力,卻是鳳毛麟角。(本文編輯:余若歆)

  • 發布日期:2017-09-28 共785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