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jn1z"></strike>
<span id="fjn1z"></span>
<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trike id="fjn1z"></strike>
<strike id="fjn1z"><i id="fjn1z"><del id="fjn1z"></del></i></strike><strike id="fjn1z"><dl id="fjn1z"></dl></strike>
<span id="fjn1z"></span>
行業新聞
  • 中國出版商“走出去”的潛在機遇
  • 來源:2016年01月05日 出版商務周報打印收藏
  •   編者按:中國出版“走出去”不僅需要謀求與英美及其他大型西歐市場出版巨頭的合作和交易關系,更需要將視野拓展至全球,特別是那些出版業正在蓬勃發展的國家和地區。

      2015年秋季,許多國際出版報告均表示,眾多中國出版商正在積極尋求“走出去”,但他們除了需要與那些在英美及其他大型西歐市場上占主導地位的出版巨頭合作交易外,還應該將視野擴大至其他國家和地區。

      新興出版市場印度

      尼爾森公司綜合性報告顯示出了印度市場的巨大潛力。報告估計,印度圖書市場規模約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它的市場潛力甚至超越了法國和英國并挑戰著德國。不論中國的生育政策做出什么改變,印度在未來的20年將會取代中國成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盡管印度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仍遠低于中國,但印度中產階級的比例大且正不斷擴大。

      該報告還顯示,印度的語言和地理等方面的圖書出版是一個高度分散的市場,同時也是有吸引力的。一些國際出版巨頭都尋求在那里拓展業務,如企鵝蘭登書屋、培生、哈珀·柯林斯和阿歇特等,他們還在當地與牛津大學出版社等一些其他出版商有非常緊密的合作,并用英語、海地語以及其他小語種出版書籍。在印度圖書市場中,英語書籍占銷售總額的55%,海地語占35%。超過90%的專業書籍和三分之二左右的教育書籍是用英語出版的,但超過一半的小說用海地語和其他印度語言出版。印度現在是全球最大的英語圖書出版市場之一。

      印度大約有9000個活躍的出版商,其中大部分都對教育市場感興趣。印度出版業中增長最突出的領域也是教育。在過去7年中,印度教材教輔的銷售額翻了三倍,達到28億美元,高等教育銷售額翻了四倍,達到8.49億美元。2萬多個圖書零售商中,大部分在進行教材教輔銷售,有大約1800個銷售網點。在印度,圖書也會通過展會、俱樂部以及日益發達的網絡渠道銷售。如今,圖書銷售已經在印度的電子商務業中占有15%的比例。印度的電子書市場發展較為緩慢,專業類圖書在數字領域打下了較為牢固的根基。

      數據顯示,印度的圖書進口在以20%的速度增長,印度出版商正在積極購買圖書版權。與此同時,與中國出版商類似,印度圖書市場也在被同樣的問題所困擾:在一個面積廣大、人口眾多的大市場中,面臨著發行成本高、信貸周期長、缺少投資和政府支持,以及盜版嚴重等問題。英國出版業始終在與印度出版商以及印度的執法機構密切合作,打擊并銷毀盜版圖書。

      尼爾森公司目前正在印度運行他們的持續銷售監控服務,即BookScan。他們最近出版的印度圖書市場報告售價1000美元。關于市場的更多信息可以在兩家主要的針對圖書行業的貿易機構獲取。在印度,出版商和書商協會聯合會是其重要的國家貿易機構,它由13個區域出版商和書商協會以及一些其他關于圖書和閱讀的推廣機構組成;而印度出版商協會主要是由大型國際出版集團的當地分公司組成。

      如上所述,對于出版商而言,印度是一個正在崛起的巨大市場,也是全球最大的英語市場之一,潛藏著無限商機,為中國圖書“走出去”提供了機遇。2016年1月9-17日,中國將在印度新德里世界書展中作為主賓國參展,對于那些迫切需要突破國界“走出去”的中國出版商而言,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打開印度市場的機遇。

      出版繁榮的澳大利亞

      另外一個中國出版商應該考慮的英語圖書市場是澳大利亞。澳大利亞的國土面積居世界第六,比印度要大,然而與印度的11億人口相比,澳大利亞僅有2400萬人,大多數人生活在沿海的幾個城市。但澳大利亞是一個富足的國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約為4.66萬美元,國民識字率幾乎達到100%。

      雖然2008年的金融危機并未對澳大利亞造成過多的影響,但其出版業仍有一些波動。澳大利亞紙質書銷售額在2010年達到頂峰,其中零售額達到13億澳元(約61億元人民幣);但2013年,這一數據下降到9.17億澳元,銷量約5400萬冊;而在2014年又有所反彈,銷售額回升至9.37億澳元,銷量約5540萬冊。另外,數字出版占澳大利亞出版業總收入的20%左右。

      2014年全年,澳大利亞的3815個出版單位共出版了20877部新書。除了一些強大的本地出版社,不少英美大型出版集團都在澳大利亞占有一席之地。澳大利亞TOP24的出版機構中,每一家都推出了百余種圖書,有175家出版商的新書量約在10-100種。2290家出版商只出版了一種新書,并且極有可能是通過自出版形式推出的。紙質書仍然占有主導地位,新書中的54%是平裝書,8%是精裝書。但平裝書和精裝書占比較2008年的64%和13%有所下降,而電子書在同一時期從4%上升至20%。

      尼爾森BookScan在澳大利亞的持續銷售數據監控報告將2014年澳大利亞圖書銷售情況進行了分類,其中成人非虛構類圖書占比為44%,虛構類占比為24%,童書占比達到31%。在澳大利亞約有1000個圖書零售點,除了連鎖店、百貨店、超市和折扣店外,獨立銷售占實體書銷售的三分之一。在各類電商渠道中,亞馬遜仍然占據著主要地位。

      澳大利亞出版商在版權的引進和輸出方面非常積極。就引進而言,英美的英語圖書版權仍然是澳大利亞書商最為看重的,近些年來,德國、中國和韓國也越發成為他們瞄準的重要市場,澳大利亞書商對中國圖書的版權興趣正在日益增大。另外,澳大利亞現已成為中國留學生的主要考量對象,澳大利亞也越來越多地把自己視為亞太地區的一部分,而非歐洲的一個遠方前哨,國民學習漢語的興趣越來越大,目前,那里已有13所孔子學院,開設了35個孔子課堂。

      此外,各種文學節日和圖書獎項是澳大利亞文學盛況的一種有力證明。澳大利亞出版商在所有的國際圖書博覽會上也都有非?;钴S的表現。澳大利亞還有一個活躍的小出版商團體(The Small Press Network),他們生產創新的產品,并且有自己的網站。

      不一樣的英國市場

      最后,英國圖書市場特殊的一面也許會引起中國出版商的注意。人們普遍注意的是英國知名的出版巨頭,在英國圖書出版領域,超過四分之三的價值是由出版商協會的100家大型出版機構創造的;然而在英國,還有一個組織代表了許多中小型出版商——獨立出版商協會(IPG) ,由約600余家出版機構組成。還有一些出版機構重疊屬于兩個協會,但IPG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主體,它有自己的年度會議,在國際圖書博覽會中有集體代表。僅2015年IPG的成員單位就獲得了一些頂尖的英國出版獎,特別是曾被許多出版社拒絕過的作者馬龍·詹姆斯,奪得了英國最高文學獎布克獎。

      不久前,尼爾森的一項獨立出版調查結果顯示,英國中小型出版商絕大多數都對出版業的前景感到非常樂觀。他們能夠越來越好地與大型零售商互動,并參與到數字出版當中,盡管目前他們當中有將近四分之一尚未進入數字出版領域。這些中小型出版商善于向一些老顧客直接銷售圖書,但他們也存在一些問題和缺點,最主要的就是受到英國公共圖書館支出削減的嚴重影響。與大型出版商相比,他們更依賴于英國國內市場,國內銷售約占其銷售額的70%;同時他們也更依賴美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市場。但總而言之,這部分英國中小型出版機構都是有創意的出版商,他們很可能會對中國新的潛在合作伙伴做出積極的回應。

      本文僅梳理了中國出版商在“走出去”方面的單個潛在市場,國際出版市場巨大,且瞬息萬變,沒有誰可以走遍每一個角落去了解出版的最新動態,也許通過一些國際出版論壇和網站,可以窺知更多的國際出版資訊,幫助出版商做出更好的判斷。

  • 發布日期:2016-01-05 共11209 人瀏覽